每圈

练字与思考 欧阳询 《九成宫醴泉铭》3

【泉】
在写的过程中觉得欧公的“泉”字真像一株恣意而充满生机的植物。
看水字的四笔,那袅娜多姿的叶啊。
这字是某种花。
百合,或是水仙?
若是百合,最贴近是白色的百合吧,那种第一感觉真是相似的。
可是百合的茎偏细长,花状向下也不大合宜。
水仙则是第二想法了,色也是白,也切合了水意。只是那幼圆的花状莫不是太过可爱了?
正是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才想到第三种可能,马蹄莲!最合宜的是马蹄莲吧。
感觉花心的那一抹鹅黄,还真有白字一撇的灵性呢。所有比喻和联想求的当然就是这种奇怪的乐趣罢了。
如果可能再找一张更合宜的配图吧。

练字与思考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2

【宫】
0.让自己心生退却与感慨欧的技艺的高超:两个“口”字,单字形状大小,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加上宝盖头后的叠放结构。
1.结构的思考:上下结构的字为了求稳会将下部分稍微写大一些,“吕”字便是这样。而加上宝盖头后,要求这个在上的“盖子”能够稍大一些,将里面的内容遮盖住,也就是上大下小,但这大又只能是恰到好处的微大。
这一条真的是需要疯狂练习的点。
2.宝盖头的小短撇

好了就先到这里吧,虽然距离进度还差很远,而且感想这种意会之后觉得不如多练哈哈哈,不管怎样都是重在开心才好。

练字与思考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1

拖了很久的第二更,但练字是没有中断的。陆续把进度补上来,一字一帖还是为了以后能够方便对照的阅读。

【成】
0.之前发现的笔顺问题也顺带了这个字。
1.第一眼将注意力放在弯勾这一笔上,力破纸背、力贯千钧的气势。
2.写的时候发现紧贴着左撇的折勾才是最难处理的,尤其是它和弯勾之间的微妙的间隔的距离。
注:某一笔出彩固然值得关注,但更为关键的还是如何处理笔画之间的协调关系。

练字与思考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0

【九】
* 最有感触
初见此字,一直觉得有结构不稳的倾斜感,原因是横折弯钩的“横”未免太斜?

今日亲自临写时,特别难以写好这一笔,尤其是难以控制好转弯的时机。

写完了第一阶段又用红笔对照着改了一遍,又反复看着原字许久,忽然灵机一动,觉得看这个字突然稳了,只是是从另一个角度去欣赏。原来自己看这个字,是盯住横折弯钩的“横”来看,然后沿着这一笔往下走。

但是,现在将视线放到左边的一撇上,然后把这个字整体的轮廓拟近为“儿”字多了一提来看,果真是稳稳当当,结构精美。

又再一步想,为何会如此呢?突然想到,若是先写一撇,再写横折弯钩会不会好一些。这是延伸到笔顺的问题了!于是用百度查笔顺是否重要,自己还真是一直陷入笔顺错误的坑里,(连下一个要写的“成”字也被我观察出了,好神奇),难怪会有后续的一系列不得其解了。

这种自己把错误通过写又悟(哈哈姑且算是)出来的感觉太美妙了。

一个额外的tip,有没有可能在练字的时候,当一个字写到“字不似字”的状态的时候,就是某种可能会有提升的阶段呢,因为这时候是跳出了原有的理解和欣赏模式的时候呀,以后试着留心这种阶段吧。

*其他感触
欧阳询的这一笔横折弯钩真是太妙了,单看笔画似猎鹰的勾爪,蕴含着猛然出击的瞬间爆发的力量,然而此刻只是蓄力静候,让人感受到那种张力的美。自己由于原来的书写习惯,总是喜欢把勾往内收,这样既不美观,整体上看也破坏了这种遒劲的味道,结构也就松散了,如何处理好弯的张力和勾的锋芒,就是这个字需要不断练字之处了吧,这样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横的倾斜会有这样的效果。

再编辑了一下,还是把自己写的练字内容删掉了,对比产生出的丑陋伤害果然是成吨的,等到能够更接近的时候再一起发表出来吧。然后加上了笔顺常见误区,这个算是和练字相关的教程,挺有用的,也很开心。

【忘羡】洗碗


晚饭过后,蓝忘机收拾了桌台去洗碗。


取布,开水。


一手拿碗沿,接水去水,一手加洗洁剂,混水去油,反复两次,换一块干布利落地抹,碗底一圈,碗边一圈,碗内一圈。淋水转面,再擦干,放在流理台前。


眼神专注,有条不紊。


魏无羡擦了桌子,也没什么别的事,从客厅蹦跶到卧室书房,最后到厨房看看蓝忘机。


心里想的是在房子里溜达一圈就去客厅看电视等他,谁知道恰好看到这洗碗一幕,忽然就又不想挪动步子了。


靠在厨房的玻璃隔门上,安心看美人。


蓝忘机水量开得恰好,动作娴熟,不溅水星。



夕阳穿过玻璃窗,被铁栏的阴影分成片段的橘黄,投在白色的地砖上,延伸到蓝忘机毛绒拖鞋的边。


这双绒软得和蓝忘机一贯风格不太相符的拖鞋,在魏无羡脚上也有配对的一双,是两人昨天在超市新买的。


===
   

蓝忘机的目光从货架从上往下,从左至右一双双看过,他的想法,家居鞋要以简单舒适为好。


然而扫过一轮,并没有属意,想要偏头问问魏无羡的意见,却发现身边的人已经跳到下两个货架前去了。


魏无羡在货架前翻来摸去,感受到蓝忘机靠近,迅速勾下一双暖拖,举到他眼前晃了晃,一双眼盛满兴味地眨了眨,意思再明显不过。


要不要?



喜不喜欢?



“……”


是一双可爱得有些过分的黑色兔子拖鞋,耳朵耷拉地垂下来,和软软的绒毛一起,遮住了圆圆的黑眼睛。


魏无羡唇边挂上一抹促狭的笑,满意地看着蓝忘机欲言又止的反应。


===


温馨平和的氛围容易让人想起美好的过去。


魏无羡今天难得的安静乖巧,只剩均匀的水声流淌在二人之间,两只瓷碗在蓝忘机手边叠在一起,关水的间隙中补上轻微的声响。


他神思飘忽,眼神却从未离开过蓝忘机。



想到往事的时间里,视线从眼前人的专注的眉眼扫过俊挺的鼻梁、轻抿的薄唇,又经过喉结顺着白皙的脖颈滑下,停在深陷的锁骨上。


蓝湛这人,真是……



洗个碗都这么……


“先去玩,一会儿就好。” 蓝忘机忽然开了口,把魏无羡从一瞬的晃神中唤了出来。


“不,我就站这。”还没细想到蓝忘机为什么让他出去,他已脱口而出。

蓝忘机起唇想要说什么,魏无羡终于反应过来,赶快抢话:“我知道我知道,不看你,不盯着你,蓝湛蓝湛,你饭做得好吃,碗也洗得好,我想看你洗碗,就看洗碗,你就让我学学怎么做家务嘛。”



“……”


蓝忘机只得转头回去继续收拾,魏无羡心里暗笑,不过为防止再被无情地赶走,他决定老老实实地把目光框死在水池上,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好好观摩家务教学。


至少,表面上要表现出这样。


只见那双手又把水拧开。



那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有执剑的力量,也有拨弦的柔和,还有……


打住,打住,打住,魏无羡内心默念了做家务三遍,重新再看。


还有——

洗碗的贤惠。


===


白瓷般的手衬着白瓷碟,一边带着布,捏着瓷碟的边缘,另一边带着碟子缓缓转圈。


澄澈的水流顺着手指滑过碟面,洗洁剂的泡沫膨起来,有些靠的近的在触那指节后碎裂,像是玩闹般的轻吻,其余的还想在指缝间多情地留连一番,却还是被那人洗去,不得不顺着水流离开了。


有晶莹的水珠沾上指节,被简单利落地擦在干布上。


魏无羡觉得指上纯银的订婚戒指和碟上素净的花纹巧合地相配。


他又想起昨天在超市,趁着蓝忘机半惊半羞的片刻,就是抓过了他的那只手,轻柔抚过那双毛绒拖鞋的兔耳。

他没有放过他触上时一瞬想逃的瑟缩,紧了紧力道,感受到那手上的热度和薄汗,带着它一起缓缓地探进毛绒棉拖鞋更为柔软的内里……


 “手感,好不好?”



 “魏婴……”蓝忘机一僵,“你……”


是一只手猝不及防地被另一只手更为放肆地牵引……直到由指尖到整个身体都绷紧了,耳朵热得像是要滴出血来,才被坏心眼地放过。


他听见了耳边轻轻的呼吸和声音:


“要这双,好不好?”


“……”


===


“蓝湛、蓝湛、蓝湛,蓝二哥哥!”魏无羡一边被推一边下意识反抗,才发现自己又走神了。


看着自己好说歹说还是一点点地被往外挪,欲哭无泪,他迫不得已举手,加重语气:“我真没闹啊。”


一没动手,二没动脚,三没动口。


他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啊!


他自觉态度诚恳,语气认真,可到蓝忘机那边,那带着那玩味般的称呼,那半是撒娇半是委屈的语气……


蓝忘机把门直接拉上了。


喂!!!


明明撩人,好吧,安安静静洗个碗都能撩人的不是他啊。


魏无羡望着隔着他和美色的磨砂玻璃门干瞪眼,心里喊着天地良心,他今天真没要闹的。


杵在门外,一反思,还是觉得的确如此。


如是这般……

莫不是——


他还没闹,美人自己先害羞了?


想到这个,魏无羡难得平息了半日的作恶欲终于在今天汹涌地翻滚起来。


顺着这欲望要猛拉门时,脑中闪过的还是他家美人哥哥精致的耳垂染上浅浅粉色的样子。


===


门——

……


被扣死了。

听魔道祖师1

番外 莲蓬

        前日深夜昨日凌晨没睡,满怀欣喜和期待的心情点开番外篇。

        已是接近暑假的尾声了,堪堪好还能抓得住和剧中同样的季节节点。

        云梦烈日炎炎,大片西瓜,肆意爽快啃了,汁液留在嘴边,成群结队撑桨凫水闯祸偷莲,那队伍中调笑农家女最俊俏风流的公子正是众人一口一个叫唤的大师兄魏无羡。

        而姑苏云深不知处内,古琴泠泠,侍从恭敬守礼地奉上冰镇的西瓜果点,应了魏无羡热极时无意嘟囔的那一句,盼望云梦的有姑苏那般的清凉。这云深的凉也伴着一抹冷禅之意,蓝二公子日常于此清修,偶得的一次出行,纷飞细雨,独自一人。

        我贫瘠的语言描绘不出那些场景生动的万分之一,但我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在闭上眼睛倾听的恍惚之间,觉得忘羡二人仿佛是有生命的实体,连带着那些美得不可方物的山水楼台,接天莲叶,碧湖长天,在我不可到达的世界里真实地呼吸和存在着。

        少年忘羡两人相隔两地若有若无的互相惦念提及莫名地戳到虐点。

        心大如魏无羡,一定不知道自己这短短的一日内提了多少次那姑苏的少年,和师姐分享时有他,和江澄互损时有他,和师弟们吹嘘时有他,和自己自言自语时有他,介意他不愿接受自己的邀约。

        内敛如蓝忘机,养兔子,取名字,炒瓜皮的傻问题,被兄长点破的小心思,垂眼抿唇扭头,若是那云梦的少年在,怕是还会被发现那微红的耳尖。

        还有那带茎的莲蓬。光是有那惦念的想法还不够,忍不住要去亲自体验,于是揣着这单纯执拗的傻想法就去了,也在意不到那细雨和路程。于是外人都不解,连至亲兄长都诧异,有何差别,为何会这么问,为何不去买来。

        答案简简单单。

        有人说的。

        我想何以世人说蓝家出情种,真是从小便可见一斑了。

        有人,有人,有人啊。

        在他一直简单平静的世界里,有一天,有一个人不由分说不容拒绝地闯入。

        那个人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他和他说的事与物,明明属于常见无奇,却有另一种生长的方式和姿态,有像那人一样的生机活力。

        那个人逗他闹他惹他生气,让他手足无措。有人,有人,懊恼的时候就想怎么会偏偏有这样一个人。

        我记得看原著的时候,魏无羡楼台拋花后与蓝忘机不欢而散,回云梦烦躁地和江澄说在街上遇到那谁谁。江澄知道,那谁谁在魏无羡口中就是指蓝忘机一人。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某种暗中的巧合,或者说只能算是一个深思二人前世感情关系而发掘的蛛丝马迹。

        但可以肯定的是,对魏无羡而言,归来之后得知那人情深至此,一定曾想:何其有幸,在大千世界,有这样一人,可与之相遇携手,白头到老。

        不过那也是后话了,少年忘羡,青涩时光,便是这样的状态,真值得去品味。

        而二人未得早恋,依旧是执念。

听魔道祖师0

第六集

突然想明白了一个以前一直被我忽略的关于忘羡感情发展的因素……

为什么上一世一开始明明互相吸引,互有好感,化学反应,磁场匹配,画风契合,怎么看怎么有戏的,一边是被拒绝无数次但还是要可劲儿地撩,一边是嘴上说着无聊但心里砰砰乱跳的两个人……

怎么到了发展阶段的时候只有忘机从好感到喜欢到一往情深……
wifi却一直停留在对喜欢的概念都还懵懵懂懂的阶段……

以前更多地是会从两人的性格差异,还有WIFI修鬼道等经历的事情去分析和理解……

今天听了剧才突然意识到所谓的……队友因素……

真的是太关键了……

最最关键在于,它能让恋爱脑开窍啊……

大哥又是说你想让他去,你想吃枇杷……还附带同行邀约和二人独处机会的各种助攻……这就仿佛是给爱情的小火星加点小油吹点小风……这不就为着火提供稳定良好的必要条件嘛……

反观舅舅……

emmmmmm……

这真是能把火星踩灭了还要泼点水隔离氧气般的意思啊……

(真的很想配一排微信那个捂脸哭的表情……)

他看你,一定是讨厌你……(????)

你嫌他闷,就少去撩拨他……(????)

刚撒两句娇吧,“你可闭嘴吧你……”(????)

还有枇杷那里……其实羡羡就是想给蓝湛吃的,舅舅就是个被搬来做挡箭牌……

想象一下这个场景换成大哥这类型的角色,比如说师姐这种懂的,说不定台词就会变成“我可不要,我看你心里明明就是想给蓝公子吃的。”

诶……诶……诶……

也不能怪舅舅……毕竟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只能哀嚎三声……

表达内心深处没能看到忘羡早恋的深深执念……

读魔道祖师2

莲蓬的番外和书中二人游云梦的部分配合读。

那些少年时代未曾说出口的约定,未曾实现的愿望,在这一世阴差阳错地圆满。

读魔道祖师1

        作为一个书外的人,一个已经知道他们感情结局的人,读到前世初遇那一幕时,感觉就是:
       
        两个人的告白,

        真的等得太久了。
 

读魔道祖师0

        又读起魔道祖师原著。

        虽然已不知是读了第几次,但是每一次看那些忘羡之间互动的细节还是觉得意趣满满。

         忘羡的感情给我一种老夫老妻的日常融着年轻情侣的悸动的感觉。

       其实原书中的很多感情都是互动里透出来或者说是侧面烘托出来的,淡淡如水。

       但我却是偏偏读出那种两情相悦,但情浓而不自知的自然而然。

       如果从告白开始算的话,两人真正在一起的部分也要推到很后面了。

        但是我总觉得,他们之前的相处模式真的像是已经处了好几辈子了。

       大约这就是所谓的天作之合吧。

       好想完整地写一篇文章说清楚这种感觉。

       大约重研细节少女心会炸。